On the job

每周六步行吃鸡的路口

菲律宾已经半年没有下过雨了。 以致于我站在IBP Tower 24楼的办公室望向对面的SM Mega Mall的时候,竟然产生了对雪景的臆想。

菲律宾的挣扎的自由。

「有幸」在菲律宾的安利总部参加过一次集会,在中国这种传销鼻祖可能已经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了,但在菲律宾似乎找到了新的土壤。甚至我在看的时候,觉得任何做互联网运营的人,都应该向安利学习。树立一个穿金戴银的翡翠会员为榜样,现场做所谓的科学实验,再加上群体聚会时的智商Debuff,20年前的中国人没逃掉,20年后的菲律宾人,也逃不掉。

一边晚上10点一群人聚在一起打鸡血般交流赚钱经验,另一边对于一个一元一次不等式花半个小时都理解不了,这可能就是大多数人的挣扎的自由。

菲律宾的随性的独立。

我喜欢每个周六晚上,走20分钟去吃烤鸡,路上经常会遇到卖花的小孩子,花是一串茉莉花,人民币不到3元;昏暗的灯光下,小孩子黝黑的脸孔更加看不清,他们不会英语,所以和他们都是很纯粹的金钱交易,所幸这些小孩子不会强求我给钱,相比国内情人节广场卖玫瑰花的人,菲律宾小孩应当还算得上善良。 在菲律宾,堕胎是违法的,所以有了太多20多岁的单亲妈妈,他们独自抚养着和前男友的「爱情结晶」,鲜有抱怨,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韭菜一茬一茬地长,但这些随性又独立的女性,值得被尊敬。

菲律宾的天晴的雨天。

和泰国、马来相比,菲律宾算不上是一个旅游城市。似乎踏上菲律宾的土地,空气中便少了放松的味道。China Town 的房价涨到了2W人民币,这里的华人大多是福建广东那边的后代,做生意有着先天的成功基因,我挺喜欢跟他们相处,大多蛮实在。几大CBD的房价被中国炒房团炒上个天,最近几年国内资金在国内找不到好的资产,尽管外汇管制越来越严,也挡不住国内资本在东南亚置业的心。

行业有朝夕,运势会轮回,这几年在东南亚确实有好的投资机会,虽说天空通常是明媚的,但偶尔也会下雨。下雨也还好,记得带伞。

菲律宾的桎梏的破局。

菲律宾民众普遍有较好的英语水平,如果在一个句子中全是Tagalog,他们甚至会觉得有些奇怪。对于出海企业最大的好处便是,开发的App是纯英语即可,不像在印尼需要将每一句话翻译成Bahasa。我一直担心东南亚现在的人口红利不像中国之前的人口红利,随着各种可以取代人的科技高速发展,东南亚的人口红利可能根本支撑不了他们到中等收入陷阱。在大国政治的汪洋面前,小国都是浮萍。不过如果他们可以更加重视教育,兴许这个局还有的解。经济可以被限制,但知识可以自在流通。至少没有墙。

菲律宾一直都不是中国企业出海的首选,而是印尼之外的备选。之前在印尼一起做现金贷的同好,稍微站稳脚跟后,都会选择菲律宾或者越南继续开拓。我已经对现金贷的生意失去了兴趣,我甚至不愿意称其为金融,击鼓传花的游戏,鼓声落下时,总有一个中彩的幸运儿。电商的话,Shopee、Lazada互执牛耳,但网上交易的GMV占GDP不到10%,一方面民众对网购的信任还未完全建立,物流不便,非大马尼拉地区等待收货通常超过1周,另一方面线下有超过100W个sari sari store,民众可以很方便地在居住地附近买到生活必需品。绕是如此,做社交或者社群,反倒是个大机会。国内电商的发展趋势,是先到淘宝、京东这种平台电商,然后出了一批如拼多多的社交电商,再到以环球捕手孵化的小区乐为首的社群电商。但东南亚的电商,似乎不一定非得遵循这种发展趋势。在现在Shopee、Lazada还没有做大的时候,用户已经会在FB上面根据别人Po的图而预付款购买,包括Ins现在,也一直在探索电商变现的机会。

超过先驱者的,从来都不是在同一个赛道上的,东南亚电商的桎梏,总有新的弄潮儿来破局。

On the job是一部菲律宾电影,中文名是末日杀神,比预期的好看。电影里,一条人命是5000 Peso,约合人民币700块。听朋友说现在涨价了,得20000 Peso。

However, it’s on the job.

You may also like

2条评论

Lead me a way to find you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