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Reality? -> Metaverse

Facebook在6月末提到了一个新的计划,Facebook 将打造一套包罗万象、互联互通的科幻体验集合,简言之,即打造一个被称为元宇宙的世界。如果非得用一些词汇来限定什么是元宇宙,可以理解为物理现实、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在共享线上空间的融合。

Resonate

想起在大学的时候思考的一个问题,如果存在一个「游戏」,玩家参与其中,游戏里的天气变幻跟「现实世界」一样,玩家可以在这个游戏里网购,也会送到所谓现实世界中的收件地址,尽可能去创造并模拟一切所谓真实的感觉,那问题是,到底什么是真实——前几年上映的「头号玩家」,似乎是让我的这种想象有了更清晰的表述。

我也问过一个老师,是否有除了数字世界、物理世界以外的第三种世界?

老师很理性,「从工程师的角度,就只有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

进而又想,那在互联网出现之前,那时候的数字世界是什么?庄周晓梦算不算?

当玩家挺好的,能当缔造者,说不定更能有趣;可是神应该也会很累,会不会他不是为了控制,而是为了赋予意义。

下面是一篇2013年5月写的文章,那个时候大一。


我没有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气清新自然亲近,也没有眼角滑翔抚摸蛋蛋的忧桑

某日早起接到陈豪电话,其言语之性感感情之丰满让我难以抗拒,言所梦之情之境,其实对于豪哥这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瞬时“感”我早已习惯,只不过后来,他说了句,“我开始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这句话在之前附庸风雅假吧意思看了几部所谓高智商电影的我的小小的心中屁嗲屁嗲地波涛汹涌 了一把。我不知道真与假怎样定义,我不知道现实的佐证是什么,我哎哟我操地问一句What is reality感觉找不到乌托邦一般的答案=。=

我是一个在睡觉时分分钟都要做梦的人,如果非要在这项光荣的升级道路上竖立一块里程碑,我觉得应该是那次:梦中我结婚了(一如既往地没有女主身影,so拒绝脑补),然后把她杀了,不要问我为什么,然后在梦中我愕然, 我清醒地记着自己在梦中对自己说,我居然杀人了,那么我应该要逃亡(估计是现实中的反动情节使然),那是一条两边都是高楼大厦的上坡路,空无一人,我勉强地爬坡,又冒了句,如果这是在梦里就好了。。醒来之后的幸福感不言而喻,不知道诸位能不能体会那种真实感,之所以说它真实是因为在这所谓的后来醒来后定为虚幻的梦里我又渴望虚幻,我相信你们可以体会!

贱贱地呻吟一句“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

我继续我自认为逻辑缜密地追问,作为一枚一入计院深似海的程序猿(其实现在连狗都算不上),在寒假一部小说和通哥主攻的游戏方向的引导下,外加观战凤多年战况的资深解说员,对游戏,所谓的游戏,有种更深的感触,于是现在我准备用“game”的感觉阐述下我幽幽暗暗反反复复追问的reality-,-

不管是对游戏深恶痛疾还是一往情深的,此处先抛开对游戏所谓的理解,又想起何锐说的想要颠覆必先了解,虽然我的游戏智商被凤讽刺了前世今生声不息,但假B我还是比较了解,那我用“game”来解释,这个“game”可当做符号,变量or whatever u 汪汪。先学学高高的数学书的风格一开始就抛一个天雷滚滚的定义,game,契合人内心的缺口!证明从略!换而言之,在广义的范围下,只要能契合人内心的缺口,那么我想就可以称之为“game”,暂时忽略狭义定义。为了接下来的阐述,我先用一个观点来佐证。人其实不想………,他们 want tobe ……(加被动)(详见The prestige,和凡哥讨论过的)当我懂了这一点之后,我仿佛更能亲吻那美妙的心灵,对于游戏,其实人想沉溺进去,对于知识,其实人想贪婪得攫取,于是乎,该撸的照样灰飞烟灭,该牛皮哄哄的照样背着个书包上学堂(难道你唱出来了?)啊啊啊啊,我希望到目前为止逻辑依然亮闪闪,也许下次我会考虑传一个Mindmap。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人,其实想找一个game,想被ruled,因为天下谁心无缺口?!荷尔蒙开始弥散,差点说出一些明骚暗骚大家骚的话,骚年们懂得。

在继续学以致用,说一个小小的想法,假设有一个game,它看起来只是静静躺在乃们桌面上的一个图标,让我们风情万种地点开它,假设我在这个game中所谓的角色与我现实中有映射关系,或者可以开挂game中角色暴走,在game中,可以看视频,登qq,背单词,玩lol,实况,甚至给你一个链接还可以淘宝下单,此处尽情脑补,那么抛开身体上欲望需求,让我们又贱贱地呻吟一reality在哪里呀reality在哪里?不要怀疑技术,大神说过这么句话,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超过计算机范畴

通哥那天神荐左小祖咒,面对通哥神一样的境界,一如既往深深地跪下。。。

为什么我喜欢骷髅
因为真实

(未完待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