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二丁目

作于2014.08.25

上个月码了篇文章,原本打算发来看看,过后觉得受众唯一,也就作罢。过了二十岁,想想还是来写点东西,达不到尤里西斯的境界,给关心在意我的朋友们看着玩儿。

上次拜访通哥的时候,通哥在看日本的一本武士小说,那种调调独自欣赏,我想自己也很久没看纸质书,遂问寻通哥,通哥打开书柜,我拿了本挪威的森林,想回来好好看看。这本书我没看完。也应了通哥开始借书给我时说的话,“太忧伤了”。初中的时候我记得黄妈看过这本书,那时不少人为这本书贴上黄色的标签。我带着这种无聊的意淫感遍寻每一处性描写,我觉得我长大了所以觉得还是一般平常。        

书里面设定的情景也是我们这个年纪,我觉得日本文学里面总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像是在深秋季节洗个感觉不到温差的薄荷水澡,她是这么普通,普通地忧伤,忧伤地继续普通,阳光照在身上也不会温暖,凉风吹过来也只是让身后的风铃打个喷嚏,寂静地在街道与街道之间挪着,脚下的地很干净。这种感觉我在国内或者外国的书籍中很少感受到。其余书中情爱不表。        

暑假回来之前给凤打了两个小时电话,他家里人笑说他和男的打都可以打这么久。回来那天晚上又约出来,走了一路买饮料又找个地方坐着聊到快十二点。啊对,说不定我们该去二丁目~我当时问他这么个问题,为什么感觉很少联系了,这么对比是因为以前下晚自习都要走到三桥才biabia,我说我在意身边的朋友,我觉得怎么都是我给你们打电话,你们平时为什么都不主动联系下我。凤这么说的,我觉得他说的时候很认真,”作为朋友,知道你现在稳定了,不愿过多打扰,有人陪你,所以很少找你“。我初听觉得很扯蛋,过后也只能用这个理由安慰自己,好比我想找凤的时候,我也会想,说不定这娃儿还在和嫂子逛街。不过我晓得有些人是觉得电话费贵,没关系我还是会给你们打很久很久的电话,坐在球台上说我近况听你们消息。       

原本很早就想在生日那天PO张照片冒两句皮皮宣扬下自己最近做的,因为我记得到我很早很早之前就给豪哥说,要在二十岁前做点事儿,这种诡异的渴求被认同的感觉确实容易吞噬人,当然现在还算淡定,说到这儿想起几个开心的事,我qq不知怎么加了个叫王大专的人(我怀疑他中专都没有读过),然后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发三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自拍张,感慨哈人生多难和隔壁房东王大妈认他当儿子还准备嫁女儿给他,我想杂笑就杂笑因为我用一个软件看了他好友栏没有我hiahia~你们如果想看看自己的好友是不是把自己删了我可以帮你查查。另外就是朋友圈的,我朋友圈没代购的,但是有几个哥子喜欢把自己标榜成青年偶像,我看着挺欢喜,娘泡没性生活。我也喜欢你们继续发下去,算是每天的乐子。刚刚说到生日,我20岁有个BZ让我生气我可是记着的,我什么话都骂得出来你们晓得是哪个就好~~当然冒菜夜深给我打电话我还是开心哒~(蝶哥又要说我们搞暧昧-,-)        

拖了很久回来帮淼屌章盖了,每次见个面都要胸口zang胸口,我觉得这种感觉相当爽,我这么说会不会暴露我小受的本质,这儿年三没有男朋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帅哥。        

几个星期前看大双子发孩子的岁岁照,白白胖胖很健康,像极了大双子,细细想起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老师了,之前我总说我要做出点啥才好意思去找他们,虽然现在也不是很怎样,还是想找个时间去看看他们,康师傅身体不好,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以后带娃儿憋憋要去找茂哥问他生娃儿之前是不是吃了十二打生蚝。        

前日和大神学霸等友吃饭,拖着他们几个Geek宅打斯诺克,然后找地方喝东西,大神说去了美帝过后最大的收获就是国际化视野,我说怎样都ok嘛,产品出来了其他的我们来搞,正儿八经被社会QJ多了,觉得学校的都是雏得很,当时为了个教改班基金跟狗一样跪舔,说归说我还是不得整件F**k School 穿起。        

我送鸡儿去车站的时候,送了个很日怪的东西,用的好绝壁把妹神器。去的时候做地铁我气溶胶过了,回来坐就不行,醉吗?妈的听那些人说醉说拼我就想说“醉你MB拼你MB”,当然朋友除外。那日随鸡儿找他大伯,那种感觉,听了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说起后会无期,挺好,马蛋想起C吸毒觉得比较毁。        

现在爹娘全平台关注我,不多说了。很多事情你们都知道的,因为我们熟。        

原来过得很快乐,朋友们常联系~        

最后叨B一句。        

九月。处女座。生日快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