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利与和解

今年还没写文章,从1月到现在,发生了很多大事。上篇文章的标题是「生存」,对现阶段的大多数人来说,生存已是奢望。


分享下最近的一些感悟,先说下基因的限制。

我之前很倾向认为人的基因是有限制的,人类的很多不利的行为,实际上是从本性里面就决定了的。比如,大多数人在损失时都是风险偏好,在收益时都是风险厌恶;这个可以用来解释很多赌博输的人,会飘起(翻倍),而在二级市场有盈余的人,会尽量保住收益。再通俗地说,就是输了的会越输越多,小赚一笔的人难赚大钱。

这确实是本性带来的一种「不利」。

再举一个本性带来的「不利」。

当一个人知道不能做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不好之后,他去做这件事的概率可能比不知道的情况下高——为了体现个体的独立性。

如果我们把这亮哥「不利」结合起来看,会发现「利」。既然我知道大多数人在损失时会倾向风险偏好,那我自己是否更能控制自己?

当我想明白这一点时,我觉得我好像找到了突破自己本性限制的方法,那一瞬间是开心的;但随之又想,万一是本性故意让我知道这一点并自以为「利」呢?背后是否藏着「不利」呢?


再分享一个关于成熟的看法。

在之前的工作中,我会很容易体谅别人——蝶哥说这是「向下兼容」。比如担心某同事受责而选择帮他很多事,比如我会觉得很多接触的人傻逼。简单说,我感觉自己在不开心地做了一些事。

前段时间Oba问我,你现在还觉得XX是傻逼吗?我说是的。Oba当时说我这样不对啥的,我当时没听进去。现在重新看待这个我之前觉得傻逼的人,我内心已经和解了,可以更多地去理解他。

仍然抱着最大的善意去认识新的人,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对事不对人,无惧无畏。


在纷乱的世界中,努力保护深爱的人,已是万幸。

You may also like

一条评论

  1. 内心和解,或者是他对你的威胁变小了,不再影响你的利益。
    基因可能决定了人的外部攻击性,我们把自己想得很高尚。
    不过,感觉很棒,真实也不差,就行了。

Lead me a way to find you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