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酒有肉

昨天白叔江湖再见的时候,我都没来得及送他。
我打开微信搜索一个叫「数据掘金」的人
「你走了?」
「是呀」
「酒拿了没? 」
「必须拿呀」

白叔是我在公司,教干货给我最多的人。我零零碎碎地想,零零碎碎地写


白叔甚爱台球,比我都还热爱。
最开始和他打的时候,奇怪的下杆姿势,别扭的弯腰动作,打他就像打小学生。
双十一我们会有值班,我对他说「我们通宵打台球吧」白叔笑笑,以一种独孤求败的口吻欣然应允。哈哈,当然最后没通宵,毕竟十一点过了我要回家~
我中午吃完饭,也喜欢和白叔打几局,权当放松,偶有输赢。白叔要是知道我两只眼睛近视度数四位数,他就算赢我也不会高兴吧~


「成都是我待着最舒服的城市」
这句话可能个别字有偏差,但确实是白叔原义。
哈哈,一个湖北人,毕业后去成都出了半年差,待过深圳,待过杭州,说最喜欢是成都,我竟有种自豪的感觉。
成都的休闲,小酒馆里的自得,确实和白叔的调调匹配。
白叔对四川人印象不错,我应该没有丢脸。


方法论。
入职场一年,最初对「方法论」有认知,得益于一哥。在校园的时候,偶有所感,自觉甚满;进入职场,更相信所谓的「灵感」,不是突然的思绪爆发,而是像根深大地的树,有方法论的支撑,「灵感」只是自然而然结的果实。
一哥带我入门,白叔让我体会更深。
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我怎样一句话说清楚?白叔说我表达有硬伤,我听,我改,谢谢白叔。
得术易,得道难。我路还长,感谢白叔在我这个阶段点了一盏灯。


此刻伤感的感觉,与毕业同。
我的师父,前辈,好友,白杨,愿你有酒有肉,愿你一切顺遂,愿你身体健康,愿你我常聚。

You may also like

2条评论

    1. 这个真的很难,毕竟我觉得对的并不适用其他人。不过有一点我认为应该是通用的,当做一件事之前就想做这件事有没有方法论的时候,就算入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