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對數的耳朵

老師說耳朵是會做對數運算的,當時聽的時候像是小孩子聽一個神奇的故事,我想我那時的表情肯定是充滿童真。其實這樣也好,至少能聽到知識,能對知識好奇。

    大創只批了校級,小挑居然初審被刷,艹你們媽的話想說是想說,但還是會感到慶幸,自己對這個社會無可欠。這麼兜兜轉轉像是回到了原點,創業這兩個字聽着這樣,實際那樣。

    那天重溫喬布斯的訪談,甚屌,那種taste過了二十年都不過時;找人又是個問題,寫的時候,突然想,要是自己可以做的,那就自己做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