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父母与你

小时候盼着过生日,盼着跨年,盼着一些貌似能够证明我们长大了的特殊时刻,如今很多所谓的特殊日子其实只是时间长河里的小小的点,我们早在漂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成熟的超过想象。

父母,总是会在孩子特定的时间段做出一些特定的事,那样自然,那样充满深情。

小时候,妈妈给我打毛衣,穿上各种样式的毛衣;长大后,妈妈也会说,儿子自己去买一些好点的贵点的衣服,钱不够妈妈给你打。

小时候,爸爸教育我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有别,所以我也很注重于女生的相处;长大后,爸爸知道我谈恋爱,会教育我说好好对待对方。

小时候,因为偷偷用过年自己的零花钱买东西吃被爸爸暴打;长大后,爸爸也会一声不说直接打2000给我。

看似教育的方法在变,其实原则都是不变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有时候换位思考,做到这样不容易。可能我想我还不知道,其实父母有可能很早就想着再过几年孩子大了该成家了,会给我准备一些钱买房子,我可能不知道,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以后儿子的各种开销。怎么形容呢?父母像是军师,运筹帷幄,像是圣诞爷爷在我前行的路上准备了不同的礼物,等我到了之后就会自己得到。即使现在的个子比小时候高了,在父母面前永远真的都是那个被慈爱俯视的孩子,我从小到大所有的喜怒哀乐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都觉得那么自然,因为我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用所有来呵护的孩子。

今天是你阳历20岁的生日,我惹你生了很多气,还把你弄疼很多次,你说我很多次不好的习惯我都没改,我有自己爱你的方式,确实有时候有点幼稚,我总是抢你吃的,总是犯了错就只知道卖萌,总是(看吧,其实我还是没多少不好的对吧,不然你说,你说三

但我也深刻的想了想,该做的不该做的,承担的分享的,今年我也满20了,我们都是大孩子了,既然说好了未来,那就美美地去追吧——我总是爱你的,深深地爱你的。

新的2014,想不出期待,我们就这么走在路上。

Continue Reading

我们还会一起玩耍

00:00/00:00

For Fung

我们相识九年,占了我过往人生的一半,一起同桌,一起吃烧烤,一起喝王老吉,一起下晚自习回家,一起打台球,一起睡觉,一起聊过往聊未来,有聚会我们都会来,出事了都会站出来,以前我们都是一起玩耍,以后也还是会一起玩耍。

听你说你失恋的故事,讲一些我认为能宽慰你心的话,但同时,我更愿意做点实事,和蝶哥说了之后,我们一起给你找点比赛,一起说些激昂的创业的事,开一个讨论组,大家畅快的妙语连珠。我搭了一个舞台,你和蝶哥站在舞台上,开心的聊着,我在背后看着,能感受到你的喜悦,我和她,都希望你能振作,希望你更加完美,希望你好好的。

纵使时光总会让人改变,我说我变得不是那么重情重义了你说你听的惊恐,可总是想着能为你们做点什么,还是想着以后我们还会一起玩耍!

Continue Reading

麻花儿

记下最近的温度,夏转冬的霸气;

记下最近的玩伴,叫麻花的猫咪;

记下最近的心情,你形容的压抑;

无他,下午打球赛!

Continue Reading

韩寒与通哥

00:00/00:00

我从不善于将两个人进行比较,当然并列也不一定是为了比较,可能只是单纯的联想吧

韩寒此人不甚了解,但并不妨碍我对他的尊重,此时千言万语也说不出,简单一句

“他现在是在为你们写,或许他的内心,已经成熟到通哥那般”

在很多地方,我都不吝对通哥的赞美之词,能在十一二岁认识这么个人,实在是人生的一种幸福,甚至说是幸运

奉上左小祖咒的歌,仅当联系

Continue Reading

阿拉斯加

心里仿佛就缺了一个口,想满满实实地堵上。

星野道夫,听名字就像是一个在星空下田野道上流浪的夫,很早之前便从一位友人处了解这个名字,所以当我在图书馆看到他的书时立马变放弃了川端康成,他的舞女和茶姑且就留到下一次吧。

我始终是离不开纸质阅读的,似乎在油墨之间,更加适合情感的渲染,没有手指作践地滑动,钝感的大脑可以更好地勾勒场景,于是那一片雪原,秋冬的森林,甚至于地面的枯枝,头顶的鸟鸣,都一点一滴地满足了这一份欲望。想起小时候看的书,那时候就觉得书就应该华丽,或者说读起来有点SM的快感,那时候老师教的要学习写作,索性剽窃了很多在作文里,而如今看书这些情感都少了很多,或许是找不到那样的文字了,但我更愿意承认的是,也许我现在在书本里面寻找的,就是一种契合内心缺口的东西吧,那种满足感,绝不是一般的快感所能想比拟的,深吸一口神仙气,恣意潇洒

我微微地沉默了,不是我深沉,是我长大了

开一个博客没人看挺好的,往日你们倘若看到,算是我留于你们的财富

念我

Continue Reading
1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