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父母与你

小时候盼着过生日,盼着跨年,盼着一些貌似能够证明我们长大了的特殊时刻,如今很多所谓的特殊日子其实只是时间长河里的小小的点,我们早在漂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成熟的超过想象。

父母,总是会在孩子特定的时间段做出一些特定的事,那样自然,那样充满深情。

小时候,妈妈给我打毛衣,穿上各种样式的毛衣;长大[……]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麻花儿

记下最近的温度,夏转冬的霸气;

记下最近的玩伴,叫麻花的猫咪;

记下最近的心情,你形容的压抑;

无他,下午打球赛!

Continue Reading

阿拉斯加

心里仿佛就缺了一个口,想满满实实地堵上。

星野道夫,听名字就像是一个在星空下田野道上流浪的夫,很早之前便从一位友人处了解这个名字,所以当我在图书馆看到他的书时立马变放弃了川端康成,他的舞女和茶姑且就留到下一次吧。

我始终是离不开纸质阅读的,似乎在油墨之间,更加适合情感的渲染,没有手指作践地滑动,[……]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