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安七点有雾

”你还记得七点有雾的江安吗?“

”嗯。“

故地重游总会带来感慨,而我理性地快失去这种思念。

然而我觉得依然幸运,在这方格纸上每一点我都踩过。

从长桥沿着河走,我们看过太多的景色。冬季水少,水面却也依旧雾漫漫,那时你非得停下,说要照一张这样的景象,我们都裹得严实,你靠着栏杆定格手机,我[……]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旅行的意義

在出去之前,就在想旅行的意義。

  我不是貪玩的人,跑那麼遠去一個地方,爲了什麼,這個問題我思考了整個旅途。

  出去之前還是開心的,29號的下午就到了東站等火車,等的時候想起了上次去西昌,感覺自己喜歡坐火車,或許是爲了旅行找個好的優點,坐在火車上,那麼狹小的空間,看着很多人,覺得是在學校裏[……]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做對數的耳朵

老師說耳朵是會做對數運算的,當時聽的時候像是小孩子聽一個神奇的故事,我想我那時的表情肯定是充滿童真。其實這樣也好,至少能聽到知識,能對知識好奇。

    大創只批了校級,小挑居然初審被刷,艹你們媽的話想說是想說,但還是會感到慶幸,自己對這個社會無可欠。這麼兜兜轉轉像是回到了原點,創業這兩個字聽着這[……]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想起父母与你

小时候盼着过生日,盼着跨年,盼着一些貌似能够证明我们长大了的特殊时刻,如今很多所谓的特殊日子其实只是时间长河里的小小的点,我们早在漂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成熟的超过想象。

父母,总是会在孩子特定的时间段做出一些特定的事,那样自然,那样充满深情。

小时候,妈妈给我打毛衣,穿上各种样式的毛衣;长大[……]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

麻花儿

记下最近的温度,夏转冬的霸气;

记下最近的玩伴,叫麻花的猫咪;

记下最近的心情,你形容的压抑;

无他,下午打球赛!

Continue Reading

阿拉斯加

心里仿佛就缺了一个口,想满满实实地堵上。

星野道夫,听名字就像是一个在星空下田野道上流浪的夫,很早之前便从一位友人处了解这个名字,所以当我在图书馆看到他的书时立马变放弃了川端康成,他的舞女和茶姑且就留到下一次吧。

我始终是离不开纸质阅读的,似乎在油墨之间,更加适合情感的渲染,没有手指作践地滑动,[……]

Read mor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