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历程

这是一本大陆的「禁书」,讲了赵紫阳总书记,讲了六四。

大学刚玩知乎的时候,记得有篇答案的第一句话是 「我认为我是一个世界公民」。

初读不解,如今心酸。

中兴事件,王兴在饭否更文,大意是「过了一百年,我们还是缺赛先生」,下有评论,「赛先生还可以说……」

看看现在小孩子所接触的东西,想起我小时候,觉得在江泽民的那个年代,很多东西还是开放的。但一想起六四是现代噤声运动的开端,而江是借此上位的,未免更觉悲观。

我不完全主张民主,更倾向于精英统治。我一直坚持要听更多的声音,做出自己的判断,可是一个人能兼听已经很困难,拥有独立的判断能力,更难。可我还是希望了解地更多。

为什么说现在觉得「我认为我是一个世界公民」心酸呢?

对家里的失望,可出了这道门,别家也一样。

也不心酸,反倒坚韧,自在。

You may also like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