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父母与你

小时候盼着过生日,盼着跨年,盼着一些貌似能够证明我们长大了的特殊时刻,如今很多所谓的特殊日子其实只是时间长河里的小小的点,我们早在漂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成熟的超过想象。

父母,总是会在孩子特定的时间段做出一些特定的事,那样自然,那样充满深情。

小时候,妈妈给我打毛衣,穿上各种样式的毛衣;长大后,妈妈也会说,儿子自己去买一些好点的贵点的衣服,钱不够妈妈给你打。

小时候,爸爸教育我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有别,所以我也很注重于女生的相处;长大后,爸爸知道我谈恋爱,会教育我说好好对待对方。

小时候,因为偷偷用过年自己的零花钱买东西吃被爸爸暴打;长大后,爸爸也会一声不说直接打2000给我。

看似教育的方法在变,其实原则都是不变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有时候换位思考,做到这样不容易。可能我想我还不知道,其实父母有可能很早就想着再过几年孩子大了该成家了,会给我准备一些钱买房子,我可能不知道,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以后儿子的各种开销。怎么形容呢?父母像是军师,运筹帷幄,像是圣诞爷爷在我前行的路上准备了不同的礼物,等我到了之后就会自己得到。即使现在的个子比小时候高了,在父母面前永远真的都是那个被慈爱俯视的孩子,我从小到大所有的喜怒哀乐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都觉得那么自然,因为我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用所有来呵护的孩子。

今天是你阳历20岁的生日,我惹你生了很多气,还把你弄疼很多次,你说我很多次不好的习惯我都没改,我有自己爱你的方式,确实有时候有点幼稚,我总是抢你吃的,总是犯了错就只知道卖萌,总是(看吧,其实我还是没多少不好的对吧,不然你说,你说三

但我也深刻的想了想,该做的不该做的,承担的分享的,今年我也满20了,我们都是大孩子了,既然说好了未来,那就美美地去追吧——我总是爱你的,深深地爱你的。

新的2014,想不出期待,我们就这么走在路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