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与通哥

00:00/00:00

我从不善于将两个人进行比较,当然并列也不一定是为了比较,可能只是单纯的联想吧

韩寒此人不甚了解,但并不妨碍我对他的尊重,此时千言万语也说不出,简单一句

“他现在是在为你们写,或许他的内心,已经成熟到通哥那般”

在很多地方,我都不吝对通哥的赞美之词,能在十一二岁认识这么个人,实在是人生的一种幸福,甚至说是幸运

奉上左小祖咒的歌,仅当联系

Continue Reading

阿拉斯加

心里仿佛就缺了一个口,想满满实实地堵上。

星野道夫,听名字就像是一个在星空下田野道上流浪的夫,很早之前便从一位友人处了解这个名字,所以当我在图书馆看到他的书时立马变放弃了川端康成,他的舞女和茶姑且就留到下一次吧。

我始终是离不开纸质阅读的,似乎在油墨之间,更加适合情感的渲染,没有手指作践地滑动,钝感的大脑可以更好地勾勒场景,于是那一片雪原,秋冬的森林,甚至于地面的枯枝,头顶的鸟鸣,都一点一滴地满足了这一份欲望。想起小时候看的书,那时候就觉得书就应该华丽,或者说读起来有点SM的快感,那时候老师教的要学习写作,索性剽窃了很多在作文里,而如今看书这些情感都少了很多,或许是找不到那样的文字了,但我更愿意承认的是,也许我现在在书本里面寻找的,就是一种契合内心缺口的东西吧,那种满足感,绝不是一般的快感所能想比拟的,深吸一口神仙气,恣意潇洒

我微微地沉默了,不是我深沉,是我长大了

开一个博客没人看挺好的,往日你们倘若看到,算是我留于你们的财富

念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