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手记

作者:季琦

ISBN:9787556119745

豆瓣评分:8.0

季老师有佛性。

季琦取名字都取得很好,如家、华住、禧玥,能把名字取得好的人,都是厉害的人。

我在看文中有一处的时候,觉得和我自己很契合,但突然又很担忧,人往往会从外在去寻找能证明自己想法的东西,虽然自己可能本身确实是对的,但是这种过程很可怕。所知的东西会是自己的障碍。

上周回杭,用回这个字说明对杭州还是略有归属感:D鹿理瘦了,一哥开朗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我来了哈哈),Jack还是对自己做的事很坚定,能对一件事保持长久的兴趣是件幸福的事。

成都挺冷的,多少有点不习惯了~

Continue Reading

You are not alone

写于2015年6月23日 03:00
六年前,中考完,又过了几天,2009.06.25,听闻MJ走了,于是从此每一年多了一个缅怀的日子。

25号过了几天,那天我在公交车上,靠窗,当时和好友聊起流行之王的离去,用我喜欢的另一位歌者的歌来形容的话,便是“唏嘘的感慨一年年”。景色在后退,我们都没有太过深思力竭地悲痛,就是那么一种感觉,失去了,离开了,不会回来了;在当时离别初中的年岁里,这种感伤和与好友分别同。

 

有些颇玩味的是,我喜欢一个明星的时候,往往错过了他最好的年华,或者说巅峰。家驹在我没出生便去了另一个世界,然而他的歌却成为我对粤语最初的认识并喜欢至今,学唱他的歌也都是不分类别一首接一首;知道艾弗森的时候,是因为哥哥,虽然那个时候AI还是被称为「黄金双枪」,但是我却只能从回放视频一遍一遍欣赏他01年总决赛时候与OK组合的较量,但同样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用功能机刷着腾讯3G门户,只要有AI的新闻,下面一片倒的忠AI一生。还有张国荣先生,(此时再加一个人也许比较工整,但是我确实也没有了)所以为什么说遗憾是美好的,怀念的都是失去的,道理大致如此。

 

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们一群小伙伴已经被拉去实习了;下半年开学会不会恢复服务也说不定,毕竟江安商业街整改我们不能保证能和新的打印店谈妥。当然我们会向学校申请创业用门面,希望能争取个好结果。

 

整个过程最开心的事,便是认识了一群小伙伴,给我们提意见、帮我们完善方案,缘分注定与你们相识,在这个空间存在过这样一个交集,个中美妙,不足为外人道。

 

今夜雷雨。世界爱你们。

Continue Reading

TCS三级跳

作者:戴愫

ISBN:9787532764334

豆瓣评分:8.6

下次回国,买一本纸质的,案头常备。

Tone、Content、Structure。

努力地职业化,然后和职业的人共事。

Continue Reading

改革历程

这是一本大陆的「禁书」,讲了赵紫阳总书记,讲了六四。

大学刚玩知乎的时候,记得有篇答案的第一句话是 「我认为我是一个世界公民」。

初读不解,如今心酸。

中兴事件,王兴在饭否更文,大意是「过了一百年,我们还是缺赛先生」,下有评论,「赛先生还可以说……」

看看现在小孩子所接触的东西,想起我小时候,觉得在江泽民的那个年代,很多东西还是开放的。但一想起六四是现代噤声运动的开端,而江是借此上位的,未免更觉悲观。

我不完全主张民主,更倾向于精英统治。我一直坚持要听更多的声音,做出自己的判断,可是一个人能兼听已经很困难,拥有独立的判断能力,更难。可我还是希望了解地更多。

为什么说现在觉得「我认为我是一个世界公民」心酸呢?

对家里的失望,可出了这道门,别家也一样。

也不心酸,反倒坚韧,自在。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巨债

作者:刘海影

ISBN:9787508646756

豆瓣评分:8.3

很推荐。

成书于2014,现今2018,毫不过时,且颇具预测。

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

投资,实业不表,金融资产频频暴雷;出口,中美贸易战,加上美国和欧洲的新关税协定,WTO名存实亡;消费,央妈量化宽松,大放水,对内对外都会贬值。

究其原因,过剩的产能,以及过度膨胀的信贷,政府追求的增量只是表面的荣光,泡沫破灭,一地鸡毛。

最近常说一句话,「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我也想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小个体,可以做什么。

Continue Reading

度量

作者:[美]保罗·洛克哈特(Paul Lockhart)

ISBN:9787115393180

豆瓣评分:8.6

推荐。

最近回顾了点数理逻辑的知识,讲说将文字化的表述抽象为命题,通过一些简单符号(想到莱布尼兹的积分符号),还可以做各种变化运算。在我心目中数学是最归一的学问,Numbers dominated the universe.

说到归一,我之前一直想找到一个普适的「规律」来解释所有的东西,因为从事互联网的原因,遂觉得互联网的思维可以解释所有的东西,当然我还有个论据的支撑,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像是数学的结晶,还包含设计、包含工艺,因此我觉得这么优秀的产物,应该是最璀璨的明珠了。

然后发现似乎自己错了。

一是因为发现有些东西不仅只有互联网可以解释;二是发现有些东西互联网也解释不了。

可能我还会去寻找解释一切的Meta,可能寻找的本身,或者说「思考」,就是一种Meta吧。


来印尼这么长时间,觉得有点违背初心了。这里的不是指走偏,而是觉得太局限。

很小的时候,喜欢踢足球,稍大一些改打篮球;因为篮球一个人可能还会赢,但足球一个人真的逆不了天。

但一切问题,总可以被解决,别人我渡不了,但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Oba建议我读点历史书,我听进去了。

要跳出时代洪流,以免后人复哀后人。

Continue Reading